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资讯荐读丨帖广水:立地成佛(外四篇)

荐读丨帖广水:立地成佛(外四篇)

发布时间:2018-06-14 10:04:08(来源:)

立地成佛


明朝天启年间,八公山有一名猎户叫杨刚,此人善射。春日,杨刚见一只麋鹿正在吃草,于是弯弓搭箭,麋鹿应声倒地。此时,白塔寺方丈慈贤法师经过,法师双手合十:“罪过,罪过!”杨刚问:“射杀一只麋鹿,何来罪过?”法师反问:“你怎么知道是一只麋鹿?”“明明是一只呀?”“你没看到这是一只怀孕的母鹿吗?”杨刚不语,又问:“为什么又是罪过呢?”“为了口福夺取它类性命,难道不是罪过吗?况且春主生发,万物生长繁衍,此时行杀有背天道,我佛慈悲,望施主今后停止杀戮,放下屠刀立地成佛。”杨刚似觉方丈所言有些道理,但没有完全理解方丈的意思。


是夏中午,杨刚在林中射中一头豪猪,又遇慈贤法师,法师说:“这畜生前世造孽,今生才有此报应,然而施主若不好好修行,杀业深重,下世不知托身何物,定逃不了六道轮回。”


秋天来临,杨刚在八公山里下了猎夹。次日收夹,见夹子里有一张血淋淋的黄鼠狼皮,杨刚不解,顺血迹寻去,见一黄鼠狼窝里躺着一只死去无皮的黄鼠狼,几只未睁眼的小黄鼠狼正在吮吸已死去的黄鼠狼的乳头,凄惨之状无以言表。


当日,慈贤法师听到有人敲门,打开山门,看到一位猎户模样的男子跪在门外,此人说:“猎户杨刚今世杀生太多,自知罪孽深重,现已感悟,愿意放下屠刀,遁入空门。”


惠济法师


八公山之白塔山山颠有白石塔,文峰山之东为妙山,上有白塔寺。明万历年间,寺内主持曰惠济,其徒名净空。淮夷自古民风狂悍,又与中原接壤,受少林寺习武之风影响,历来尊佛尚武。


一日,师徒二人山中闲游,见一队商贾行于山道。突然,一声口哨,商队前后飞出数十骑,欲杀人掠货。净空见状,欲去救援,而法师却口中念道:“阿弥托佛,罪过、罪过!”但见盗贼杀声震天,顷刻,商贾人头落地,盗贼掠货而遁,净空震怒,怨法师贪生怕死。


回到禅寺,净空曰:“昔日蒙恩师教诲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路见不平应拔刀相助。今日所为,习武之人所不齿,念佛之人所不慈,就此告别,另寻他寺。”法师双手合十:“且慢,一切皆有因果,有因必有果,有果必由因,你来看。”言毕挥手,一景现于眼前,前世一队商贾行于八公山下,被一伙盗贼劫掠砍杀殆尽,这对商贾正是刚才所见之盗贼,盗贼竟是今日所见之商贾。净空伏拜于地:“蒙师指正,险铸大错。”法师曰:“吾辈不能为相所蔽,万物皆由因而起,果而报,不可横生枝节,逆势而为,今日吾已道破天机,命该休已。”言罢,盘腿入定。


日暮,净空入禅房请法师用膳,不闻回声,随推门而入,法师已坐化西归。


生死抉择


传说清末八公山有一猎户名叫单彪,此人使用土枪弹无虚发,张网捕猎无一落空。


一日,单彪投下一只死兔子作为诱饵张网待捕,大约一个时辰过后,一只狗和一只狐狸一同到来。他俩交头接耳地议论死兔子是否是猎人投下的诱饵,狐狸说:“狗鼻子嗅觉灵敏,还是你过去闻闻。”狗心里有些胆怯,但觉得狐狸说的有些道理,就小心地走过去,没发现猎夹和猎网,也没闻到死兔子身上有药味,就呼唤狐狸过来。他俩正要吞食死兔子,突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捕住了狗和狐狸,猎户单彪端着土枪走过来。狐狸见势不妙急中生智:“猎户大哥饶命,此值酷暑,若你射杀我俩,吃不掉会坏的,不如放掉一只,隔天再捕也好有鲜肉吃。”


单彪觉得狐狸言之有理,就说:“放掉谁呢?你俩猜拳,就来个‘石头、剪子、布’吧!输的留下命来。”狐狸说:“好好好!”他回过头对狗说:“狗哥,我上有老母,下有孩儿,还是放了我吧?”狗说:“我也是上有老母,下有孩儿,另外还有两个年老的舅舅。”狐狸见生死关头狗没有相让的意思,就灵机一动:“你不是说你出生前你爸就死了吗,你妈平时对你那么狠,她是你亲妈吗?我早就怀疑你是捡来的,你怎么能证明你妈就是你妈。狗哥你放心,如果我活着,不论你妈是不是你亲妈,我都会当做我亲妈一样对待,为她养老送终,不管你的大舅二舅都是我舅,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,你能做到吗?”狗说:“我也会做到的。”狐狸又急又气:“你比我大十岁对不?如果我活着可以多抚养两家人十年,你算过这个账吗?”狗觉得狐狸说的有道理就哭着说:“今后就拜托你照顾我的家人了,我俩猜拳时我就出石头你出布吧!”狐狸怕狗耍滑头,又心生一计,他趴在狗耳朵上说:“我俩开头都出石头,然后都出布,再都出剪子,如此循环往复,没有输赢,看猎户怎么办。”


狗知道猎户不会空手而归的,家里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,就决定把生的希望让给狐狸。他俩一出拳,结果是狐狸出了布,狗出了剪子,单彪举枪就射,狐狸应声倒地,狗抱着死去的狐狸大哭:“说好都出石头的,你怎么出布了。”


善美人


八公山下古寿州东北二十里,今谢家集区李郢孜镇西三里有一村名曰二十里店,其因距寿州二十里而得名,村中人家皆姓柏,村东有一方塘,水质清澈,经年不枯。


清嘉庆年间,该村乡绅柏发壮祖辈经商,家中赢实,门宇高广,内设学堂,堂后有一木栅,供家长监视学生之用。发壮无后,老年得一子名耀蔚,此人自幼聪颖,博学强记,励志苦读,光宗耀祖,年十八已满腹经纶,《四书》、《五经》烂熟于心。


是夜,耀蔚研读经书,忽一女子从身后隔栅而呼:“公子、公子!”耀蔚回顾,见一女子广颐丰额,肤若冰霜,肌如膏脂,声音温婉,体型修长,发髻潮湿,似刚出浴,宛若芙蓉,顿生怜爱之情。答曰:“小姐姓啥名谁,家住何处,为何深夜造访?”女子道:“鄙人姓善名美人,家住邻村,因长居闺中,寂寞无聊,常趁父母深夜酣睡之时出游。每至于此,常闻公子啷啷读书之声,吾窥视公子已久矣,但不知公子深夜苦读为何?”对曰“考功名?”“功名何物,考功名何为?”曰:“建功立业,光耀门庭。”美人温笑不答,曰:“可否到堂中一叙。”耀蔚解栅,美人趋步入堂,步履轻盈,翩若惊鸿,宛若游龙。耀蔚问:“美人称姓善,在下不知还有善姓?”美人笑答:“上古有善卷,相传为尧舜时武陵隐者。尧闻其得道,尊之为师。尧死,舜愿以天下让之,善曰:“予立宇宙之中,冬衣皮毛,夏衣絺葛,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,逍遥天地之间,而心意自得,何以天下为哉!”遂入深山,莫知所终。刘禹锡有《善卷坛下》诗,公子闻否?”耀蔚答曰:“在下孤陋,未之曾闻。”


数月间,美人常于深夜与耀蔚幽会,二人相谈甚欢。每日耀蔚夜读,美人红袖添香,耀蔚才学精进,两人感情日深。  


一夏夜间,凉风徐徐,耀蔚于村边漫步,临近方糖,隐隐传来女子说笑之声,耀蔚躲于树后偷窥,见月下数女子裸身塘中戏水嬉闹,据身形声音揣测绝非本村之人,思忖何来女子深夜方糖沐浴。但听,一女子道:“小妹出来就想到人间,吾等千年修炼成人,曾闻死丫头恋上一书生,常言世间男人贪财、恋色、利欲熏心,小妹所为定会生出祸端,牵连吾等。母亲得知定会降罪,是否禀告?”另一女子曰:“彼此姐妹,不可告母,以免其罚。”


耀蔚闻后,顿生狐疑,感觉女子所说小妹系美人。


次日,耀蔚见美人惊恐万分,连连躲闪,问其何故,耀蔚将昨晚见闻告之。美人沉思良久,以实情相告:“吾等本黄鳝之躯,已修炼千年成人,故以“善”姓。夜间常趁无人之际在村东塘内沐浴后修炼。婢女曾在村内夜游,循朗朗读书之声遇见公子,本欲与公子结发共枕,然事已败露,一切任由公子发落。”耀蔚忖度良久,恋之前恩情,愿娶美人为妻,两人相好如初。


当晚,耀蔚欲到美人家提亲,美人曰:“只可紧随,不得说话。”耀蔚承诺,言罢,二人起身。行至村东方糖前,美人要耀蔚闭目,后牵耀蔚之手,口念:“善庄、善庄,家人到、家人到。”忽大风骤起,遮天蔽日,后万籁俱寂,美人曰:“可睁眼矣。”耀蔚回望,身后一大山洞,又见眼前大道直通村庄,路上行人游走如仙,小儿有长尾。美人云:“有尾小儿尚未成仙,仍需修炼。”此时路人曰:“好似闻到人身之臭气。”


行至一大门前,美人曰:“到家矣,但见善宅层层递进,庭院幽深,耀蔚见昨晚所见塘内戏水女子皆捂住鼻嘴说臭,一老妇端坐堂上,美人手指老妇曰:“此乃家母”,又指众女子曰:“此姊妹也。”随禀母曰:“儿与此公子相识年余,公子人品绝佳,儿愿以终身托附,请母亲遂愿。”老妇曰:“吾等自处水中女儿国,从不与男人来往,男人利欲熏心,身发污浊臭气,如若往来,劫难必至矣!”美人再三恳求,母曰:“此子臭气略轻,尚可交也,汝若嫁出,且不可回,以免祸患族类。”美人允诺退出。


二人返回至洞前,美人念:“善庄、善庄,家人出、家人出。”一阵飓风之后,二人回到方糖前,后至耀蔚家中。


村中一无赖柏三夜间小解,见耀蔚与一女子同行,尾随而行,于窗下窃听,但闻耀蔚曰:“汝等如何修炼成仙?”女子答:“吾等本是村东方塘鳝类,常趁深夜月朗之时于塘中浴身净心再拜月修炼,吸明月之灵气,采天地之精华,经千年修炼终可成仙,变成人形,今生有幸能结识公子,时候已晚,婢女告退。” 


柏三闻后尾随美人至方塘,见些许女子裸身戏水,一女子正出塘着衣,柏三上前抓住女子手臂欲非礼,突感手中甚滑,女子惊呼解脱跳入水中,瞬间,众女子遁形无迹。


柏三寻思,女子即是黄鳝所化,其穴必在塘梗,次日遂以锹挖梗,鳝穴尽毁,难觅只鳝。


从此,方塘再无仙踪,也未见美人踪迹,耀蔚终身未娶,老死其村。


赵先生


八公山南七公里,今谢家集区李郢孜镇政府西三百米有一集镇名赖山集。明朝末年,该集有郎中赵先生,此人医术高明,却贪财恋色。当时郎中业内有个不成文的规矩:穷汉子吃药,富汉子出钱,也就是穷人来看病,郎中用见效快价格便宜的药,富人来看病用见效慢价格昂贵的药,但最终也把病人治好,以此救济穷人。然而赵先生却不守这个规矩,有的穷人看不起病就不治身亡,赵先生给年轻女子看病时总爱多看几眼,有时号脉时多摸几下,有时故意拖延治疗时间。


一日,赵先生到高家郢村给病人看病,病人家茅屋草舍,家徒四壁。生病的是一位年轻姑娘,她只有一个哥哥相依为命。姑娘虽已久病,但容貌依然秀丽,赵先生当时就动了邪念,号脉时多模了几下,又问这问那,下药时起效的药下得多一些。姑娘的病情有些好转,兄妹俩千恩万谢,认为找对了郎中,赵先生说他保证不久就会治好姑娘的病。然而之后赵先生又把起效的药下得少些,姑娘的病情又转坏了。如此反复,赵先生的目的就是想经常能见到姑娘,姑娘的哥哥每次给钱,赵先生都照收不误。


一日,赵先生到高家郢村给另一位病人看病,听说姑娘已病逝多日,葬在村旁的高粱地里,赵先生感到有些后悔和内疚。


十日后的一天下午,赵先生到李家洼村给病人看病,病人家留赵先生吃饭,晚上赵先生徒步回家,路过高家郢村旁的一片高粱地,听到高粱地里有女子哭声。赵先生心想女子天黑不出门,哪来的女子哭声,就好奇地走进高粱地,看到一座新添的土坟,一白衣女子正蹲在坟边哭泣,赵先生刚想开口问女子,突然感到一把泥土撒在自己身边的高粱叶片上,发出沙地一声响,白衣女子突然不见了,赵先生立刻惊醒,吓出一身冷汗,然后拔腿就跑。


过了月余,赵先生受邀到王郢孜村给人看病,晚上回家时经过一片槐树林,远远看到一位白衣女子向树林里走去。赵先生心生歹念,向树林里走去,进了树林后没有发现白衣女子,赵先生四处寻找,发现女子躲在一棵大树后面。赵先生轻轻绕到树后正欲非礼,突然看到女子脖子上系着一条白练直挂树上,舌头深得老长,赵先生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,手脚并用爬出了树林,从此不管病人家怎么央求,赵先生也不会下午出远诊了。


三个月后,戚郢孜村来人请赵先生出诊,赵先生推脱不去,戚郢孜村人再三恳求,说家有重病人,误了救治恐会出人命,赵先生仍坚持不去。戚郢孜村人苦苦央求并拿出重金相求,赵先生看到真金白银,立刻黑眼珠少白眼珠多了,收下钱后,赵先生答应出诊。


看过病后天色已晚,戚郢孜村人盛情款待了赵先生。酒足饭饱后戚郢孜村人要送赵先生回家,赵先生摆手说他经常走夜路,一会儿就到家了。


路上,借着月光赵先生看见前面一位白衣女子,眼见四下无人,赵先生乘着酒劲追上女子,说了些戏谑之语,女子没有回头,继续向前走去,同时告诫赵先生自重,赵先生不但没有悔意,反而变本加厉,上去抱住女子,女子突然回过头来,赵先生看到女子的脸吓得魂不附体,气绝身亡。


天刚放亮,人们看到高家郢村附近的大路上躺着赵先生,怀里抱着一袭女子的白衣。


作者简介:帖广水,男,安徽省诗词协会会员、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主席团委员、淮南市作家协会理事、八公山区作家协会主席、《八公山文学》主编、《八公山诗刊》常务副主编。作品散见于《人民公安报》、《新安晚报》、《市场新报》、《工商导报》、《安徽法制报》、人民网、新浪网、搜狐网、凤凰网、安徽网等报刊媒体。

(本文由八公山作家协会提供)



为你推荐


●  20多年前的淮南人咋过冬?看完眼圈红了...

  大变革!国务院发话,这类淮南人要富了!


●  动真格!淮南的电动车驾驶人和行人请注意,违反下列规定,要罚款!


重要通知!洞山隧道将封闭施工!


重磅!孔李淮河大桥主线建成通车!现场照片先睹为快~


猜你喜欢

整租

1050元/月 80.00㎡

整租

500元/月 35.00㎡

整租

500元/月 57.00㎡

整租

400元/月 78.00㎡

合作伙伴: